分类 文字 下的文章

孤独生活的另一个理由

甲:“现在你打算回到你的荒漠” 乙:“我不是一个快成急就的思想者;我必须长时间的等待我自己---水总是迟迟不肯从我的自我之泉喷涌而出,我经常焦渴得失去了耐心。我所以隐退到孤独之 中,就是为了使我不至于不得不从公用的水槽饮水。当我生活在人群中时,我的生活恰如他们的生活,我的思想也不像是我自己的思想;在他们中间生活过一段时间 以后,我总是觉得,似乎所有人都在设法使我离开我自己,夺走我的灵魂---我对所有人都感到愤怒,并且恐惧他们。因此,我必须走进沙漠,以便恢复正常。”

脉兽秀秀

第一次发现萌可以不靠脸~哇咔咔。我的小鱼你醒了,还认识早晨吗?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不是已经哭过了吗?我的指尖还记忆着,你慌乱的心跳,温润的体香里,那一绺长发飘飘。脉兽秀秀配音听说是石困困,这货声音怎么这么萌~

姐姐

四季总是有一次凋零。结果无数次凋零。 相爱总是有一次分离。结果无数次分离。 1 到了大学,才发现世界上居然有超过五百块的衣服。大学毕业,才发现世界上居然有标牌子的内裤。 我在初中的时候,自己偷偷买了条二十块的短裤,结果被全家人“双规”。 曾经以为,真维斯什么的就是名牌啊,非常牛逼。突然逛街发现阿迪、耐克,大惊失色:这是金丝做的吗? 从那天开始,抢劫杀人放火的念头,我每天都有的。 一切敌不过时光。 工作之后,始终坚持认为,女人,就应该有好的化妆品,好的服饰,花再多的钱也应该。 因此我依旧穿不超过五百块的衣服、没有牌子的内裤,希望能赚到钱给女人买最好的化妆品,最好的服饰。 后来发现,女人找得到好化妆品,找得到好衣服,就是找不到好男人。 而我赚了钱也没人可以花。 赚到钱了,就慢慢开始不是好男人。 好男人,大多买不起最好的化妆品,最好的服饰。 朋友看不起身边的女人,挑三拣四。 我说:“你又不是一条好狗,凭什么要吃一块好肉?” 朋友:“男人不是狗,女人也不是肉。” 我说:“...

河面下的少年

我知道自己喜欢你。但我不知道将来在哪里。因为我知道,无论哪里,你都不会带我去。而记忆打亮你的微笑,要如此用力才变得欢喜。 张萍烙在我脑海的,是一个油画般的造型,穿着有七八个破洞的T恤,蹲在夕阳下,深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来,淡淡地说:“我也想成为伟大的人,可是妈妈喊我回家种田。” 这个故事和青春关系不是很大。 青春是丛林,是荒原,是阳光炙热的奔跑,是大雨滂沱的伫立。 张萍是河面下的少年,被水草纠结,浮萍围绕,用力探出头呼吸,满脸水珠,笑得无比满足。他平躺在水中,仰视天空,云彩从清早流到夜晚,投下影子洗涤着年轻的面孔。 他是我的初中同学。我在初三才接触26个字母,是被母亲硬生生揪到她的学校。我当时的梦想是做足球运动员,不济也要成为乡村古惑仔,拗不过长辈还是跳进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最后一年。 班主任分配了学习成绩最好的人和我同桌,就是张萍。我对他能够迅速解开二元二次方程很震惊,他对我放学直奔台球室敲诈低年级生很向往,于是互相弃暗投明,我的考试分数直线上升,他的流氓气息越发浓厚。 我们喜欢《七龙珠》。我们喜欢北条司。我们喜欢猫眼失忆后的那一...

结婚礼物

那时候,我们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床架,没有衣柜,没有瓦斯,没有家具,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吃的,没有穿的,甚而没有一件新娘的嫁衣和一朵鲜花。 而我们要结婚。 结婚被法院安排在下午六点钟。白天的日子,我当日要嫁的荷西,也没有请假,他照常上班。我特为来回走了好多次两公里的路,多买了几桶水,当心的放在浴缸里存着——因为要庆祝。 为着来来回回的在沙漠中提水,那日累得不堪,在婚礼之前,竟然倒在席子上睡着了。 接近黄昏的时候,荷西敲门敲得好似打鼓一样,我惊跳起来去开门,头上还都是发卷。 没有想到荷西手中捧着一个大纸盒,看见他那焕发又深情的眼睛,我就开始猜,猜盒子里有什么东西藏着,一面猜一面就上去抢,叫喊着:“是不是鲜花?” 这句话显然刺伤了荷西,也使体贴的他因而自责,是一件明明办不到的东西——在沙漠里,而我竟然那么俗气的盼望着在婚礼上手中可以有一把花。 打开盒子来一看的时候,我的尖叫又尖叫,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喜悦了荷西的心。 是一副完整的骆驼头骨,说多吓人有多吓人,可是真心诚意的爱上了它,并不是做假去取悦那个新郎的。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份礼物。荷西...

在痛苦中找到个人生存的意义

我们这些在集中营生活过的人仍记得有些人走过平房安慰他人,并把自己的最后一片面包分给别人。这种人也许很少,但他们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那就是你可以从一个人身上拿走一切,却拿不走人最后的自由,即选择以何种态度面对既定处境的自由,选择自己道路的自由。——Victor Frankl当存在主义心理学家维克托·弗兰克试图找出为何一些同胞死在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而其他人仍旧存活下来时,他发现:创作天才所遭受的各式失常都体现为精神上的极度痛苦。他们不仅学会了如何忍受痛苦,也学会了如何与之共存,以便依旧能够硕果累累。通常他们赋予自己生活的最大意义就是把痛苦转换为有益的创作。他们努力克服自身情绪的弱点而献身于创造:因为他们在自身的痛苦中找到了意义。 配图拍摄于2012年春

中微子赛车

听说这次净网行动要持续到11月份,真是躺着也中枪,dns被污染得稀巴烂。今天Great Fire Wall这么一走神,我一不小心又能访问自己的博客了。趁此机会,转一篇本人最喜欢的软科幻。 真的,伙伴!所有的赛车手最终都是孤独一人! 知道太阳为什么没有按照科学家们预想的那样运作。 早在1951年,我和一个自称“太空狗”的家伙就把太阳搞得一团糟。当时我们驾驶着各自的跑车,在靠近水星轨道与该死的太阳的太空里,进行过一场“胆小鬼临阵脱逃”式的宇宙赛车大决斗。 我和太空狗之间进行的这场充满妒忌与怨恨的终极赛车事儿,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有谁会相信我的话呢?赛车结束后,太空狗再也没有回到地球去亲口证实我的故事。当时也没有任何人在场,可以为我们的比赛作证,除了斯特拉·星眼。可惜,她从未开口讲过一句话,即使和我一起生活了五十年之后,她依然没有说过一个字。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是个非常老的老家伙了,老得是时候去拜访拜访阎王爷了。我想也许自己应该尝试着把整个故事都原原本本地讲出来,以防哪一天太空狗的赛车真的开始吞食整个太阳,或者让什么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我...

传说中猪一样的队友

“真正的好男人并不是不玩游戏,不打DOTA不打WOW的。而是在他玩游戏的时候,只要你一个短信 ,一个电话或一个QQ,他就会为你直接退出游戏。” ——这,就是传说中的,猪一样的队友。

上帝为什么不奖赏好人

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 1963年,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写信给《芝加哥论坛报》,因为她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干,只知捣蛋的戴维(她的弟弟)得到的却是一个甜饼。她想问一问无所不知的西勒·库斯特先生,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吗? 西勒·库斯特是《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栏目的主持人,10多年来,每当拆阅这样的信件,他的心就非常沉重,因为他不知该怎样回答这些提问。正当他对玛莉的来信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时,一位朋友邀请他参加婚礼,就是在这次婚礼上,他找到了答案。 西勒·库斯特是这样回忆那场婚礼的:牧师主持完仪式后,新娘和新郎互赠戒指,也许是他们正沉浸在幸福之中,也许是两人过于激动。总之,在他们互赠戒指时,两人阴错阳差地把戒指戴在了对方的右手上。牧师看到这一情节,幽默地提醒:右手已经够完美了,我想你们最好还是用它来装扮左手吧。 西勒·库斯特说,正是牧师的这一幽默,让他茅塞顿开。那些有道德的人,之所以常常被忽略,不就是因为他们已经非常完美了吗?后来,西勒·库斯特得出...

老夫老妻

他俩又吵架了。年近七十岁的老夫老妻,相依为命地生活了四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架,谁也记不得吵了多少次。但是不管吵得如何热闹,最多不过两小时就能和好。他俩仿佛倒在一起的两杯水,吵架就像在这水面上划道儿,无论划得多深,转眼连条痕迹也不会留下。 可是今天的架吵得空前厉害,起因却很平常——就像大多数夫妻日常吵架那样,往往是从不值一提的小事上开始的——不过是老婆子把晚饭烧好了,老头儿还趴在桌上通烟嘴,弄得纸片呀,碎布条呀,粘着烟油子的纸捻子呀,满桌子都是。老婆子催他收拾桌子,老头儿偏偏不肯动。老婆子便像一般老太太们那样叨叨起来。老婆子们的唠唠叨叨是通向老头儿们肝脏里的导火线,不一会儿就把老头儿的肝火引着了。两人互相顶嘴,翻起许多陈年老账,话愈说愈狠。老婆儿气得上来一把夺去烟嘴塞在自己的衣兜里,惹得老头儿一怒之下,把烟盒扔在地上,还嫌不解气,手一撩,又将烟灰缸打落在地上。老婆子更不肯罢休,用那嘶哑、干巴巴的声音喊: “你摔呀!把茶壶也摔了才算有本事呢!” 老头儿听了,竟像海豚那样从座椅上直蹿起来,还真的抓起桌上沏满热茶的大瓷壶,用力“啪”地摔在地上,老婆子吓得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