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马塞尔·埃梅 下的文章

图发尔案件 – [法]马塞尔·埃梅

图发尔案件    [法]马塞尔·埃梅 侦探界的泰斗奥杜波瓦早晨出门散步,照例由他忠实的朋友茹班陪同。他同所有的脑力劳动者一样,特别喜欢步行,多亏天天走走,虽已到了五十五岁,行动起来依然十分轻捷。再看茹班,他同大侦探们的所有心腹一样,长得五大三粗,头脑反应却有些迟缓。有时见他猛然哈哈大笑,表面上笑得没有来由,其实不然,他是头天晚上听到一个笑话,到这会儿才品出味儿来。他兼做一些奥杜波瓦的秘书工作,每逢有记者采访,总是由他出面回答问题。 两位老兄信步来到玛德莱娜大街,这时茹班问道: "今天午后,《巴黎罪案报》的记者要来登门采访,我该跟他说些什么呀?" "侦探靠直觉与思考。您这样回答,就概括了我的全套方法。" "那当然啦。"茹班一本正经地附和说。 二人走着走着,大侦探突然停住脚步。原来,在一棵树下,他发现有三样东西,当即觉得蹊跷。那三样东西是:一把银制的糖夹子、一副俗称"鼻夹子"的金丝边眼镜、一把溜门撬锁用的所谓"老爷夹子"。如果一个职业侦探碰到这种情况,就会马上采取措施,跟踪觅迹。奥杜波瓦则不然,他只是提议说: "走,到对面的咖啡馆坐坐...

两名受害者 – [法]马塞尔·埃梅

侏儒    [法]马塞尔·埃梅 瓦什兰先生一生修身养性,走过坎坷的道路,到了五十九岁那年,碰见魔鬼巧妙地引诱,多亏他有鲜明的辩证法观念,才免于堕入地狱。两年后,他死于脑溢血,大家一致认为他升入天堂了。从前,这位正直的人倒卖假首饰也好,离开商界后热衷于钓鱼也好,都未能训练得抵挡住魔鬼的巧妙的诱惑,而辩证法的艺术能够起到拯救灵魂的作用,这是非常罕见的。一般来说,最澍博的学者的灵魂,也常常会被这种艺术毁掉。因此,瓦什兰先生的范例就更令人景仰。 瓦什兰先生崇尚道德,身体力行,绝不是出出风头,而是一贯如此。他给他的家庭,给一切有幸与他交往的善良人,都树立了榜样。他不欠人一文钱,对人态度公正,从来不出差错,邻居们提起他,无不交口称赞。事迹很多,譬如有一次,在区里选举中,他拒绝投一位候选人的票,因为那人和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有私通之嫌。一个人在世遵奉的原则,要想真正评其优劣,必须看其实践的结果。瓦什兰先生的一套家规就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他妻子温顺、勤俭、能干,心甘情愿地承认他是一家之主的权威。她一丝不苟地做丈夫的助手,努力教育两个孩子:吕西安和瓦莱莉。父亲谨慎严格...

侏儒 - [法]马塞尔·埃梅

侏儒    [法]马塞尔·埃梅 巴纳布恩马戏班里有一个矮子丑角,到他三十五岁这年,居然又开始长起个子来了。学者们为此大伤脑筋,因为他们早有定论:人一过二十五岁,绝不会再长身体。所以,他们千方百计要压下这件事。 马戏班巡回演出已近尾声,他们一站一站演下来,一直要演到巴黎为止。到里昂的时候,马戏班举行盛大演出:一个日场、二个晚场。这几场演出,矮丑照例登台,表演了他的拿手好戏,并没有看出他有丝毫的反常现象。他身着彩服,由蛇人搀扶,粉墨登场。那蛇人像一根细长的杆子,矮丑仰面望去,看不见他的顶部。两个宝贝,一高一矮,高的高得超众,矮的矮得出奇,观众一见便哄堂大笑。蛇人跨一步,矮人就得连走六七步。来到场子中央站定,蛇人瓮声瓮气地说:“我有点乏了。”观众的笑声刚落,矮丑就操着女孩一样的细嗓门答道:“好极了,菲弗尔兰先生,您乏了,我才高兴呢。”这句话又逗大家笑得直不起腰来,一个个捧腹揉胸,说道:“真是一对活宝,叫人笑破肚皮……尤其是那个矮丑……豆大的一点个儿……听听他那副细嗓门……”矮丑时不时朝黑压压的观众瞥一眼,只见最后几排座影影绰绰,隐没在昏暗中。场内喧哗也好,盯着看他也...